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22年11月23  星期 > A05版-关注 > 正文
 [字号   ]   
2022“寻访十堰英模”系列报道25
91岁退伍老兵佟道甫:两次负伤弹片打落他两颗牙齿

91岁老兵佟道甫的一生,铸就熠熠生辉的“奉献”两字。抗美援朝战场上,他两次负伤,险些丧命。转业来到十堰,芦席棚、干打垒、马灯……成为承载他与一批二汽人早期艰苦创业记忆的词汇。退休后,多才多艺又不愿闲着的他,在街头修理自行车20余年,是街坊邻居交口称赞的能人。

■文、图/记者 韩玉砚 通讯员 黎苏

4年学艺 16岁成家庭顶梁柱

在广东路湖北工建三公司一栋幽静的家属楼,精神矍铄的佟道甫把记者迎进了他家客厅。回想往事,须发全白的老人思维清晰,他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般,淡定从容。

1931年,佟道甫出生于与三国历史文化渊源颇深的江苏省睢宁县,是家中5个兄弟姊妹中的老三。自幼没读过一天书的他,熟记张良匿邳、刘备屯军、关羽三约等历史典故,对戎马生活充满向往。

他回忆,幼时家中只有三亩地,却要养活一大家人,家庭负担很重。为此,父亲只得依靠卖豆芽补贴家用。12岁那年,勤劳肯干、头脑活泛的佟道甫在家人安排下,到县城学习丝织手艺。

历史上,江浙一带有着悠久的桑蚕丝织传统,睢宁地区也不例外,不少农民祖祖辈辈靠养蚕缫丝为生。而这个行业,从蚕茧烘干、煮头、撕开、脱水、染色……工艺复杂、费时费力,是众所周知的苦差事。

当学徒的生活很苦,12岁的佟道甫经常在凌晨三四点就起床挑水、烧火,中途一刻不停地忙,往往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能躺下休息。“即便这样辛苦,作为一个学徒也是管吃住而已,没有一分钱酬劳。可是为了改变命运,干活时我始终像台‘永动机’,充满了热情。”

4年后,16岁的佟道甫学成回家。作为家中唯一掌握此项技艺的“师傅”,他带领几个家人开始从事桑蚕丝织。

一年365天,他和家人几乎天天从早忙到晚。“记得最多的时候,一家人3天的劳作能换取近20元的利润,在当时的农村人人称羡……”

夙愿得偿 19岁走上朝鲜战场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19岁的佟道甫当年偶然听到当地征兵的消息,第一时间报了名。

“如果我参军入伍,就意味着当时家里的桑蚕丝织难以继续。不过,好男儿就要保家卫国、征战沙场……”经过反复给父母做思想工作,他终于得以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子弟兵。

离家那天,佟道甫骑着高头大马,戴着红花,在当地群众夹道欢送中,前往县里集合。在部队,佟道甫被分到志愿军第23兵团第37军109师327团,开赴朝鲜参战。

让佟道甫印象深刻的是与战友们负责朝鲜境内泰川郡泰川机场的修建与后方警戒任务。施工部队缺少经验、技术,还要克服无机械作业和材料短缺等困难,每天还不断有敌人的轰炸机袭扰。

“铁锨挖、人力车推,没过多久,手上就起了厚厚的老茧。尽管经常从早到晚连续十几个小时施工,但没有人叫苦叫累。”

佟道甫回忆,有时为了躲避敌机轰炸,大家利用晚上施工。“从太阳未落山就进入工地,到第二天太阳出来很高,还不肯回去。”经过艰苦奋斗,胜利离他们也越来越近,机场提前修建完成。

两次负伤 弹片曾击中嘴巴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佟道甫虽然没能亲自扛枪与敌人血拼,但他也先后两次负伤。时至今日,战争创伤仍留存在他的身上。

“早也炸、晚也炸,经常是你刚修完一点,轰炸机就来了,然后大家赶紧找掩体躲避。有的时候轰炸机扔下来的是定时炸弹,有人不知道,以为是哑弹,过去一挖结果爆了。”佟道甫说。

然而,随着工程的推进,敌人的轰炸越来越密集。一次,敌机一枚炸弹落在离佟道甫近3米远的位置,掀起的泥土将他与另外3名战友活埋。当时,已经昏迷不醒的他只有一只袖子露在外面。“战友们判断我可能还活着,赶紧把我刨了出来。这次事故,我幸无大碍,而其中一位战友牺牲……”

还有一次,炸弹在埋头干活的佟道甫身边响起,弹片击中他的嘴巴。“弹片打落两颗牙齿,又割破了舌头。顿时人被击倒在地,嘴巴血流如注。不幸中的万幸,这次又是死里逃生。”

这次事故后,佟道甫安装了牙齿,但仍要不定期进行维护。他指着摇摇晃晃的牙齿说:“两次死里逃生留下这点小伤,跟那些永远留在战场上的战友们相比不算什么。他们的音容笑貌,我永远铭记在心……”

从朝鲜战场回国后,佟道甫转业到新中国成立以后在内蒙古组建的国家第一支建筑队伍——建工部华北包头工程总公司。在地方,他参与了东北地区以及包头、呼和浩特等地多个机场、工厂的建设,成为一名熟练掌握油漆粉刷、玻璃安装、防水工程等技术的工人。

不想闲着 退休后街边摆摊修自行车

1969年,佟道甫与同事们成建制来到十堰“102”,参加十堰“三线”建设,与其他来自全国各地的十万建设大军,进驻在十堰一条条山沟,先后建设二汽多个专业厂和民用配套设施。

他回忆,当时十堰地区几乎没有两层以上的楼房,他与同事们住在芦席棚里。每天穿着高筒靴,在泥泞的工地运土方、背石灰,一锤一斧、一砖一瓦,从一间间干打垒厂房起步,建起了一座现代汽车城。

1991年,佟道甫从湖北工建三公司退休,忙碌了一辈子的他却不想闲下来。“那个年代,人们都骑自行车,我喜欢动手,善于琢磨,经常修理自家的自行车。退休后,就想利用这门技术做一点事情。”

3年后,他的自行车修理摊在六堰公交站旁开张。无论街坊邻居,还是路过的市民,但凡自行车出了问题,都爱找退休又上岗的佟道甫。至今,佟道甫仍保存着每一年的账本,每天、每月收入明细一一记录。

记者看到:账本上2000年收入3716.5元;2002年收入4166.7元。“除了修理自行车,最忙时为城区4家自行车专卖店安装自行车,光这一项年收入就达到800元。”

数一生苦尽甜来,活百岁松钦鹤羡。几年前,佟道甫选择宅家安度晚年。他说,如今走在街上,仍有当年的顾客跟他打招呼,嘘寒问暖。

时年60多岁,在十堰街头修理自行车的佟道甫。

91岁的佟道甫精神矍铄。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