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22年08月13  星期 > A01版-热点 > 正文
 [字号   ]   
生前预嘱首次入法引热议
把权利还给该做决定的人,让生命如花从容落幕

近日,深圳市七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修订稿,其中第七十八条在“临终决定权”上作出大胆突破,规定如果病人立了预嘱“不要做无谓抢救”,医院要尊重其意愿,让病人平静走完最后时光。

这一消息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认为:“有尊严地死去,又不给家庭增加麻烦,何乐而不为?”那么,生前预嘱能否被大众接受?要注意哪些问题?

■记者 吴忠斌

儿子成为植物人,父母身心俱疲

日前,脑胶质瘤患者李先生又被送到医院。李先生20多岁时发病,近10年失去意识成为植物人,未婚的他一直由父母悉心照顾,如今父母已经七八十岁,身体每况愈下。老两口清楚地知道,儿子的病已经没有治愈的希望。他们商量,如果儿子再次发病,就不再做过分治疗,让他平静地走完此生。

来到医院后,李先生的血氧饱和度等各项指标快速下降,医生告诉李先生的父亲:“现在如果不插管,人几分钟就没了。”李先生的父亲经过考虑后还是同意插管,老伴得知后埋怨他:“咱们不是说好,让他安安静静地走吗?”

随后,老两口恳求医生把管拔掉。医生尽管理解老两口的苦衷,还是拒绝了他们:“现在如果拔管,那就等于是杀人。”老两口商量后说他们来拔管,但医生说:“这同样是犯罪。”最终,李先生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多日后,还是离开了人世。

“我母亲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身上插着管,看她那么痛苦,我的心都碎了。”提起母亲最后的日子,周先生眼含泪花地说,“我感触太深了,以后我要体面地离开这个世界,减少个人痛苦、减少亲人伤痛、减少国家和个人的无价值支出。”

记者采访了解到,很多市民表达了想要“体面离世”的想法。“我们每个人都要面临死亡,与其浑身插满管子没有尊严地活着,还不如体面地离开。”吴女士说。

白先生表示,对于疾病终末期的患者来说,提供的生命支持治疗医疗服务不过是延缓其痛苦的濒死期。由于患者常常在 ICU过世,在生命最后关头没有生活质量可言,反而亲友无法见上最后一面。生前预嘱写入法律,无疑可以让患者平静、安详、自然、有尊严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公里”。

生前预嘱绝非放弃治疗

何谓生前预嘱?生前预嘱是指人在健康或意识清楚时签署的,说明在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或临终时,要或不要哪种医疗护理的指示文件。通俗来说,生前预嘱就是当事人生前的医疗嘱托,说的是当事人闭眼之前要或不要哪些医疗抢救和护理,有什么愿望想要实现。是关于生命以及生命的最后阶段希望如何被对待的说明,也就是希望当事人以什么方式离开这个世界。生前预嘱的执行时间,是当事人处于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或临终时,而且是当事人无法清楚地表达愿望的时候。只要当事人当时能够清楚地表达愿望,所有的医疗指示就以当时的表达为准。

据了解,生前预嘱在部分国家和地区已经进入法律体系。早在1976年8月,美国加州首先通过《自然死亡法案》,是全球首个为生前预嘱立法的国家。在我国,生前预嘱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还是新鲜事物,直到2013年,国内才创办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推广“尊严死”和生前预嘱。

我国采用的生前预嘱文件主要是“我的5个愿望”,分别是:我要或不要什么医疗服务;我希望使用或不使用生命支持治疗;我希望别人怎样对待我;我想让我的家人和朋友知道什么;我希望谁来帮助我。

“生前预嘱绝不是放弃治疗。生前预嘱是一份在本人健康、清醒时自愿签署的文件,明确表达本人在生命末期希望使用什么种类的医疗照顾,以及如何实现有尊严地离世。生前预嘱不是安乐死,而是倡导以最接近自然的状态死亡或‘尊严死’,与我国和大多数国家法律没有冲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记者,对于疾病终末期患者,提供的生命支持治疗医疗服务只能延缓其痛苦的濒死期,但这对于治疗病人的原发病或恢复生命本身没有任何意义,相反还会产生很大的痛苦和高昂的治疗费。

现实中,终末期患者往往已经意识不清,无法自主选择安宁疗护,这就需要所有直系亲属签字,而这对患者家属来说会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和负罪感;如果患者有生前预嘱,对家属做决定就能产生很大的影响。因此说,签署生前预嘱是对当事人、对家人负责任的态度。

说法

把权利还给该做决定的人

记者注意到,有不少人对生前预嘱的合法规范、操作程序的标准提出担忧,并且担心生前预嘱的实施是否是“安乐死合法化”在中国的开端。有网友说:“生前预嘱是一把‘双刃剑’,操作不当,可能会沦为个别不肖子孙‘杀人’的正当借口。”对此,记者采访了湖北献真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富霞。

徐富霞说,生前预嘱是一个热门话题,为此她特意查看了《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修订稿,其中第七十八条规定:收到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提供具备下列条件的患者生前预嘱的,医疗机构在患者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或者临终时实施医疗措施,应当尊重患者生前预嘱的意思表示:(一)有采取或者不采取插管、心肺复苏等创伤性抢救措施,使用或者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进行或者不进行原发疾病的延续性治疗等的明确意思表示;(二)经公证或者有两名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且见证人不得为参与救治患者的医疗卫生人员;(三)采用书面或者录音录像的方式,除经公证的外,采用书面方式的,应当由立预嘱人和见证人签名并注明时间;采用录音录像方式的,应当记录立预嘱人和见证人的姓名或者肖像以及时间。

徐富霞表示,生前预嘱是对患者医疗自主权的尊重,但是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生前预嘱是患者在意识清醒的时候表明其在面对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或临终时需要或者拒绝使用何种医疗护理的文件。患者对此文件的签署是对生命健康权的处置,是真实的意思表示。患者立生前预嘱时可以适当地参照《民法典》婚姻继承编关于确立遗嘱的要件要求,例如书写、录音录像、寻找两位见证人等,以避免瑕疵。

徐富霞告诉记者,生前预嘱立法具有积极的进步意义,真正把权利还给了该做决定的人。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