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21年10月09  星期 > A01版-老年周刊 > 正文
 [字号   ]   
长津湖战役比电影更震撼

今年国庆档,战争影片《长津湖》毫无悬念拔得头筹,截至昨日22时,票房达38亿元。在我军战争史上,长津湖战役是为改变战争进程而在酷寒之地进行的厮杀,是“钢铁军人”与“钢铁部队”的较量,创造了全歼美军一个团的纪录。怎样理解这场战役的残酷性?了解来龙去脉,了解战争背后那些政治较量,是客观评价的基础。让我们通过纪实文章感受真实的长津湖战役,同时铭记长眠于长津湖的英烈,向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

综合新华社、《北京日报》

紧急入朝

长津湖,朝鲜北部最大的湖泊,周边层峦叠嶂,一条“Y”字形的羊肠小道是唯一通路。1950年11月23日,正在向鸭绿江挺进的美陆战1师,在小路边安营扎寨。骄傲的“联合国军”司令麦克阿瑟扬言,要在感恩节前结束战争。

作为第10军的先头部队,美陆战1师拥有齐装满员的2.5万人,堪称王牌中的王牌。不过,世界上偏有“敢摸老虎屁股”的人。1950年10月24日,毛泽东主席急召宋时轮进京,明确给出了9兵团入朝作战的具体目标——打掉美陆战1师。

9兵团司令兼政委宋时轮脾气火爆,是什么硬仗都打过的百战将星。他带到朝鲜的这支部队,下辖20、26、27三个加强军。入朝前,他们一直在东南沿海厉兵秣马,随时准备收复台湾。

收到急电后,9兵团3个军12个师15万大军长驱北上。11月7日,开始从辑安、临江等地渡过鸭绿江,隐蔽开进朝鲜。

机不可失,但一切都是匆忙的。一道紧似一道的电报,打乱了之前先到东北整训、换装,然后再择机入朝的计划。20军是在列车开进山海关时,由总参谋部派高级参谋拦住列车,宣读了中央军委“紧急入朝”的命令。十几列火车在沈阳只稍停片刻,就继续火速开进。

入朝第一周,他们就遭遇了朝鲜50年不遇的寒流——那些刚刚从南方过来的战士,头一次看见雪,就立刻感受到了-20℃的冷酷。在这场战役中,我军后勤仅能满足一个师的需求,但是9兵团一共有12个师。

“原木在移动”

即便山高雪深,缺衣少粮,我军仍悄悄地进入了战场。11月27日,大雪纷飞,气温降到-30℃。上午,东线美军首先发难,却一拳打在棉花上,连对手在何方都摸不清。黄昏时分,轮到志愿军吹响号角。白雪皑皑的平原上,披着白色披风的士兵从隐蔽处跃出来,他们的腿被冻得无法弯曲,跑起来就像是“原木在移动”。坦克、火炮和机枪一齐射向他们,他们像原木一样一排排倒下去,后面的又像原木一样一排排涌上来。

经过一夜血战,美军惊愕地发现,从天而降的十万神兵,已经在40英里长的山区道路上,把美军从北向南分成5块。

志愿军围得容易,歼灭却很难。被围美军立即用200余辆坦克在3个被围地域组成环形防线,志愿军缺乏重武器,只能用步枪、机枪去冲击敌人的“铁桶阵”,付出的牺牲难以想象。

从11月30日晚起,27军集中两个师从4个方向向新兴里发动猛攻,在不计伤亡的情况下突破了火炮和坦克阵地,与美军展开巷战。没有炮火支援下的短兵相接,美军完全不是志愿军的对手。美第7师31团——“北极熊团”3191人被我军全歼,团长麦克里安被击毙。

这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唯一一次全歼团级建制美军。陆战1师遭受重创后,世界上再没人敢轻视中国志愿军了。

这场战役对双方来说都是炼狱。很多志愿军战士是在极度饥饿、疲乏、被冻得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仍拖着冻坏的腿顽强追击着机械化的美军。战场上甚至出现了只剩10多人的志愿军步兵,却狂追有坦克和汽车的上千美军跑路的奇观。

在这场惨烈的战役中,涌现出了20军连长杨根思等一批著名的战斗英雄。

扼腕水门桥

从柳潭里到下碣隅里的公路,成了中美两军绞杀的“修罗场”。美军用3天时间才走完这22公里,伤亡1500多人。战斗最激烈的一天,美军一整天只撤退了500米。从下碣隅里撤退到18公里外的古土里,美军又用了38个小时,这支世界上机械化程度最高的部队平均每小时走500米,每公里伤亡34人。

由古土里撤退时,美军总人数不过14000人,各种车辆却高达1400辆。宋时轮使出老战术——断桥破路。美军南逃的最后一关,是水门桥。这座桥跨度8.8米,两端都是悬崖。过了水门桥,再往南就是一望无际的平原,那时志愿军的“铁脚板”将再也无法追上美军的车轮子。

美军深知水门桥的重要,派了一个坦克营40辆坦克一字排开守桥。志愿军两次炸桥,两次都被美军修复。第三次被炸后,60师一名副师长到悬崖边视察了一番,以中国人对科技与工业的了解,得出的结论是:没有半年的时间,美军休想在此处重新架设桥梁。

此时,拿着重装备的26军88师已接近战场,即将对美陆战1师发起更加凌厉的攻击。

美军陷入绝境时,工兵营营长帕特里奇中校提出一个大胆设想:请求总部空投桥梁组件,然后再架桥。日本三菱重工连夜制作了8套 M-2型钢木标准桥梁,8架 C-119运输机用巨型降落伞直接空投到美军狭窄的环形阵地里,其中6套落地后完好无损。

经过一天的紧张施工,工兵部队在悬崖上架起一座载重50吨,可以通过所有型号的坦克和车辆的钢制桥梁。12月8日晚,减员万余人的美陆战1师通过水门桥,仓皇逃向兴南港。

桥边高地上埋伏的连队竟一枪没放,这太不可思议了。20军军长张翼翔派人到俯瞰水门桥的阵地上去看,只见战士们一个个在雪坑里,枪都朝公路摆着,无一人后退。走近那些战士,他们一动不动——都冻成了冰雕。

长津湖战役中,“冰雕连”在多地出现过。12月8日,宋时轮向彭德怀、毛泽东主席汇报伤亡:“第9兵团经近半月激战,部队极度疲劳,特别是冻伤减员十分严重……80师239团3营6连在攻击新兴里之敌时,受敌火力压制即卧倒冰地上,最后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除一个掉队战士与一个通信员外,其余200多名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细察尸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毛主席收报时北京天色已晚。身边工作人员回忆,他默立良久,黯然神伤,独自走至院内,向着东方脱帽致敬。

“气多”战胜“钢多”

1950年12月24日平安夜,美军撤离。陆战1师把长津湖一战视为骄傲的资本,美国军方为长津湖作战共颁发了17枚荣誉勋章、70枚海军十字勋章,是美军战争史上颁发勋章最多的一次。

1952年9月,9兵团从朝鲜回国,行至鸭绿江边,宋时轮面向长津湖方向默立良久,然后脱帽弯腰,不能自持。

战后复盘,人们才知道,1950年是朝鲜有记录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战士们在水门桥旁高地埋伏的那一夜,温度低至-54℃;人们也才知道,交战双方火力上的天差地别:美一个陆军师就有432门榴弹炮和加农炮,我军一个师仅有12门山炮;美师拥有电台1600部,我一个军才有数十部电台;美一个军拥有汽车7000辆,而27军入朝时只有45辆汽车。美军对志愿军的手榴弹心有余悸,其实,手榴弹是很多志愿军仅有的重武器。

在这种差距下赢得战争,放眼全世界,都难以找到类似的战例。总结长津湖血战时,有一个说法,叫做“气多”战胜了“钢多”,什么意思?“气多”的“气”,就是中国军人的气概!“钢多”的“钢”,说的就是美军的钢制武器装备。

战后,美方公布第10军损失数为阵亡1029人,失踪4894人,伤4582人,非战斗减员7338人,总计17843人,占第10军总数的五分之一。志愿军9兵团的损失数目,伤亡失踪21300人,非战斗减员28954人,总计50254人,占9兵团总数的三分之一,可以说,双方都付出了巨大代价。

70年后再回头,长津湖战役的牺牲是惨烈的,但也意义非凡。英国战略学家罗伯特·奥内尔博士评价道:中国从他们的胜利中一跃成为一个不能再被人轻视的世界大国。如果中国人没有于1950年11月在清长战场(指清川江、长津湖战场)稳执牛耳,此后的世界历史进程就一定不一样。

如今,在长津湖畔的烈士陵园里,安葬着9867名9兵团英烈。正是他们无可比拟的坚忍和勇气,为十几亿人赢来了70年的和平。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