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21年06月22  星期 > A11版-作品 > 正文
 [字号   ]   
“建党百年 奋进车城”有奖征文选登

南湖上的一只船

■ 李冬梅

一只船

在嘉兴南湖上

停泊了一百年

船上的舵

在水里支撑了

一百年


船上的人

早已离开

他们带走了

船的灵魂船的思想

像种子播撒到每个中国人的

心田

一百年

弹指一挥间

一百年

沧海变桑田

船上的舵手

培养了九千万水手

带领十四亿中国人

扬帆起航

驶向小康生活的彼岸


一只船

在嘉兴南湖上起航

船上的舵奋力划动

一百年啊

舵撑起了中国人的腰杆

帆扬起了中国人希望

那只船啊

是每个中国人心中永远的

信仰

作者单位:郧阳区作协

双河吹来的风

■朱本艳

连雨不知仲春去,一晴方觉已至万物并秀的孟夏。应朋友的盛情相邀到房县白鹤镇双河村采风。沐浴着柔柔的山风,伴着浓浓的花香,聆听鸣啭的鸟语,悄悄靠近双河。一种亲切感扑面而来,丝丝沁入心脾。一切都这样熟悉,仿佛是去和老朋友会晤,连呼吸都是愉悦的。

兴许是一种机缘,就这样冒冒失失跌入双河的怀抱,我满是骄傲自豪。因为村支书说,我是近期第一位到他们村来的山外客人。这份欢喜,这份珍惜,就像面对一份不期而至的礼物,你会不舍得立即打开,而要仔细地欣赏一下包装精美的外观,然后再慢慢打开;也像面对一位崇拜许久的朋友,你不愿意立即上前相认,而是远远地端详了又端详,才肯慢慢地靠近;更像面对一本渴盼已久的书,翻开之前,要清洗双手,以最洁净的方式捧读。

突然觉得,双河就是一位躲在深闺老宅里的秀女,历经千年的风霜,就是为了等待我的到来,等待我来揭开她神秘的面纱。

公路沿着山体,弯曲地、服帖地向上伸引。车子在道路盘旋,时而左走,时而右拐,慢慢地升高,慢慢地和下界远离。且行且看,但见道路两边苍翠蓊郁的树木,在蓝天白云、丽日晴空下默默地灿烂着。公路崎岖折叠,始终看不见远方。正当你怀疑前面没路的时候,它就豁然出现在面前。登顶而上,一直攀到海拔700米高的崖顶,才算到了双河的地界。放眼远眺,绿树芳草中,散落的白墙黛瓦,如星星般分散点缀在碧蓝的天幕上。

村子里的人出不去,外面的风吹不进来。过去,路是双河人的痛点。“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脚泥”是百姓出入的生动写照。双河村土壤肥沃,农作物和牧草资源丰沛。可是,路也成了禁锢双河发展的一大障碍。尤其是农耕季节,一遇到恶劣的天气,连种子都很难运回来。从双河村到镇政府,18公里的路程,说远也不是特别远。但是修路,对于山大沟深、地广人稀、没有一点产业底子、贫穷的双河来说,是个天大的难题。

几十年来,双河人在凸凹不平的土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趟来趟去,吃尽了苦头,受尽了折磨。村级公路建设始终是压在村委会案几上的头等大事,奈何久久无力解决。盼呀盼,脱贫攻坚政策送来了“村村通”的福音。政府的大力援助,让公路建设提上日程,18公里的村级公路全部硬化。有了路,就有出路。从此,双河打开了通向幸福的大门。随后,8公里的村级道路慢慢升级为镇级道路,剩余的10公里加宽、修复,通往双河的路越来越畅通。村民由衷地赞叹:感谢党的好政策解决了困扰我们几辈子的难题。

一个目标的实现,是下一个目标的起点。村支书说,下一步,我们的目标是进村的道路全部“黑化”,让百姓的出行更便捷。与山相处久,眉骨也峥嵘。凝望苍茫的大山,眼前这位汉子眉宇间流露的是心怀百姓、为民谋福利的决心。

生于斯,长于斯的村支书为政已有三十年之久。现如今,老婆和儿子一家三口远在武汉,女儿住在县城,留下他一个人和双河长相厮守。我知道他不孤单,还有几千双河的百姓装在他的心里。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大山,还有很多事情等待着他,他根本没有空闲孤单。

我敬重村支书对双河的恩深情重,我同样垂涎双河恬静惬意的田园气息。在扶贫安置小区,一位七十多岁的老爷爷,扛着锄头准备下地,一脸的祥和安然。当我问他住在这里好不好时,老爷子满脸的笑容,一直说:这儿好!这儿好!是呀,这里既不商业,也不喧哗,是一个自得其乐的乌托邦:简单、快乐、自足,与世无争。

微风吹来双河的湿润气息。随意地在新修建的河堤上走走,那茂密植被释放出的超高负氧离子,足以让心灵和肺叶像经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春雨洗涤般舒畅,令你感受到自然界的温情和诗意。有了喧闹的对比,才发现宁静的幸福。想这静谧中的富有,是城里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原来我不惧山高路坎,远道而来,竟是为了在从容的宁静中享受这一份小小的幸福。就这样漫步于山水之间,完全沉浸在安然闲适的田园气息之中,早已超然物外,将远方的俗世统统忘却。

过去,严重缺水威胁双河村人民正常的生活,村民时时饱受饮水之痛、挑水之苦、缺水之困。倔强的双河人世世代代便和这生命之水做着不屈不挠的抗争。双河地下水资源极具稀缺。这里的百姓基本是和牲畜野兽共饮一处水。临河的住户,在河里挑水吃;偏远的住户,要么吃雨水,要么吃石板坑或者水窖里的死水,要么往返十几里挑水吃。遇上枯水季节,连石坑和水窖里也没有水。在双河村民家里,重要的生活用具就是挑水的水桶、扁担和装水的木缸。

农村出生的我,对于挑水的艰辛是感同身受的。然而,对于从小生活在高楼大厦,伸手一拧,干干净净的自来水立马喷涌而出的城市居民来说,这又是他们无法想象的。挑水,要抢个大早。每天早上,万籁都还在酣梦之中呓语,母亲已经出门了,一根扁担,两只木桶,一头挑着晨曦,一头挑着星月,颤巍巍的脚步在寂静的山路上穿行。这个踽踽独行的画面,始终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

流年若梦荏苒飞度,一回首皆成往昔。精准扶贫小区建成以后,大部分村民住进了新楼房,家家吃上了自来水。水再也不是威胁他们的桎梏。然《汉书》言:“安土重迁,黎民之性。”原来的朝阳村,现在属于双河村四组的曹有明就是典型的例子。曹有明家住在半山腰,出入一条羊肠小道。一到夏季,草木葳蕤,恣肆疯长,连道路都时常被杂草掩隐。吃水更是难上加难。他每天像一个挑夫,往返十几里路,到山脚下挑水。尽管如此,曹有明仍旧不愿搬离旧居。一则因为年岁渐高,二则舍不得房前屋后的肥沃土地。从实情考虑,村部党委商议过后,决定为他修路、引水。为了把干净的水引入他的家中,特地挖一个水池,对池水进行污化处理。连接六七千米的水管,通过加压的方式,解决了曹有明家的吃水问题。

走近了,触摸过,双河便一点一点渗入我的骨髓。这个小到经度纬度都难在地图上标出来地方,岁月用浓墨重彩展现它百年来的蓬勃巨变。

回望,缘起如梦。因为一个知遇之恩的友人,双河,这个阡陌纵横、山林四塞的世外桃源毫无征兆地写进了我的生命。晚来的风,将我融化在它的柔波里。归程,一缕缕袅袅升腾的炊烟,足以诠释所有的眷念,不期而遇的双河,不是故乡,依然乡愁。作者地址:房县军店镇学府路37号房县二中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