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21年06月08  星期 > A06版-关注 > 正文
 [字号   ]   
2021“寻访十堰英模”系列报道⑩
退役军人代新碧:在越南战场出生入死两立战功

“两条腿都中枪,后背也中了两枪,子弹稍微偏一厘米,我就回不来了。”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身为侦察兵的代新碧浴血奋战,身负重伤。但他用顽强的意志,爬行7公里撤回我军阵地,成功获救,并带回有用情报。日前,62岁的退役军人代新碧向记者回忆起九死一生的经历,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文、图/记者 曾雨 通讯员 赵蕾

“我已经做好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

代新碧是房县青峰镇人,现居房县城区。1978年3月,19岁的代新碧响应国家号召参军入伍,身为特务连的一名侦察兵,他参加了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战。如今,在他身上,4个弹孔疤痕仍清晰可见;在他家里,仍珍藏着一等功、二等功奖章。

代新碧回忆说,那是1979年2月24日,战争爆发后,他所在的侦察排到谅山执行侦察任务,然而刚行军到谅山附近时,就遭到敌军一个营兵力的猛烈攻击。

“对方向我们展开激烈进攻,将我们压制在一片开阔地里,并封死了我们的后路。掩护我们的部队进不来,我们只有就地组织反击。”代新碧说,大家一边反击,一边迅速撤离到公路边的稻田里隐蔽起来。有些受伤的战士撤退不及,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牺牲。

代新碧回忆,当时情况十分危急,感觉子弹从四周射来,战士们都拿起铁锹就地挖坑造掩体。战况胶着,一直从天亮打到天黑,共经历了7次大的交火。由于敌众我寡,且我方位置处于劣势,战士们伤亡惨重。“等到快天黑时,侦察排43名战士打到只剩我一个人了。”代新碧哽咽着说,在激烈的交火中,他也身中数枪,其中大腿和脚踝处中枪,后背也中了两枪,浑身鲜血淋漓,再也站不起来了。

“死也不当俘虏!”重伤倒地的代新碧依旧信念坚定,做好了随时引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

“后背的子弹再偏一厘米,我就回不来了”

强忍着疼痛,代新碧一路爬行着向后方转移,途中遇到了其他排的两名幸存战友。“其中一名战士叫李进勇,他双腿3处中弹。”代新碧说,大家找了个地方隐蔽,等待夜幕降临后再转移。

傍晚时分,让代新碧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也许是精神高度紧张,另一名战士突然起身,还没跑几步就被密集的子弹击中倒地了。”代新碧说,这名战士才18岁,太让人心痛了。

天黑后,敌人停止了射击。代新碧和李进勇利用夜幕掩护慢慢回撤,并顺利突出了敌人的阵地。“我和李进勇顺着4号公路往我方阵地爬。从天黑一直爬到第二天的上午10点,一共爬了约7公里路,最后被战友发现,才救回团卫生队治疗。”代新碧说,他们一天一夜滴水未沾,浑身是血,被送到团卫生队治疗时,身上都肿了一大圈,连衣服都脱不下来。即便如此,代新碧仍然强忍着疼痛,将前方有用的情报汇报给了上级。

由于伤势严重,代新碧被转往师卫生队,回国后转入广西部队医院、广西人民医院治疗,在医院治疗6个月后才康复出院,后评定为三等甲级残疾。代新碧因在战场上不怕牺牲、作战英勇,荣立一等功。

“后来我才知道,射在我后背上的子弹再偏一厘米就打中要害,我就回不来了。”代新碧说,“我那42名战友,却永远留在了战场上。”每每想起牺牲的战友,代新碧总是难过不已。

“战友受伤没回来,我必须去营救”

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代新碧经历了“4号公路作战”等7次战斗。除了谅山作战身负重伤外,他还有一次毕生难忘的经历。

“1979年2月17日,战斗打响后,当天傍晚,我所在的侦察排接到命令,到板索山摸清敌军岗哨。行军6公里后,大家抵达哨所附近并隐蔽下来,此时天色已暗。”代新碧说,他们分三路上去摸情况,目标是活捉“舌头”,获取有用情报。

大家摸上去后,由于其中一路的两名战友没有把敌人的喉咙锁住,暴露了目标,两人顿时就遭到了敌人猛烈的攻击。

“一个名叫吴爱国的战友,身上不知道中了多少枪,当场牺牲了。另一名战友也受伤了,但还活着。”代新碧说,他接到副连长李星海的命令后,爬行约50米,先后将吴爱国的遗体和另一名受伤战友送了下来。此时,双方已经开始交火,他又接到命令,带着伤员回撤。

“战友受伤没回来,我必须去营救。”代新碧说,当他撤到一座桥头时,后方撤回的战友说指导员吴忠干的腿部受伤没能撤下来,他当即把伤员交给其他战友,又返回战场寻找指导员。

“找到指导员后,我背着他往回撤,敌人对我们穷追不舍。”代新碧说,他只好带着指导员在山沟里躲了一夜。第二天,他背着指导员徒步7公里回到营地,又跟随部队投入到战斗中去了。因为作战英勇,代新碧荣立二等功。

“多发挥余热,是对牺牲战友最好的慰藉”

代新碧说,在那次战斗中,一共牺牲了4名战友,其中就包括副连长李星海。

“出征前,李星海就曾经说过,一旦他牺牲了,让我一定要把他的遗体带回国。”代新碧说,他当时以为是句玩笑话,没想到一语成谶。可是,其他战友的遗体都找到了,唯独没有找到李星海的遗体。这件事也成为代新碧一生的遗憾,直到现在,他都难以释怀。

1979年12月,代新碧退役后,于1980年回到房县,在当地粮管所管过大仓,在食品所当过出纳,在县武装部民兵训练基地当过教官,还历任乡镇长、乡镇党委书记等职,后在房县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岗位上退休。

回到房县后,代新碧一直想念从战场上幸存下来的战友李进勇等人,但由于早年通讯不发达,始终没能联系上。“后来,李进勇通过房县政府网找到了我。”代新碧说,他专门到河南登封找过李进勇两次。如今,每隔两年,代新碧所在团的战友们都会聚会一次,吊唁牺牲的战友。

“我们如今生活条件好了,更应该发挥余热、贡献力量,这也是对牺牲战友最好的慰藉。”每当想起牺牲的战友,代新碧总是十分伤感,“我们要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国家繁荣、人民幸福,都是革命先烈、人民战士用鲜血换回来的。”

退休后的代新碧仍难忘当年的战争岁月。

一枚枚军功章是代新碧英勇作战最好的见证。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