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19年05月10  星期 > 15版-作品 > 正文
 [字号   ]   
“我不记得母亲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衰老的”
母亲与我的“特殊”合影

□陈林宇

世间每个母亲都是一样的:爱得卑微,爱得深沉,爱得毫无保留。

母亲是地道的农村人。小时候因为家里穷,一天学没有上过,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当听到妹妹说要教会她进行视频聊天的时候,我是坚决不信的,一个连自己名字教了无数遍都还不会写的人,能学会这个?

可就在上周末早上,一个视频聊天信息从某软件弹出,我瞪直了双眼。母亲是怎么学会的,中间经历了多少艰辛,想必她是一点也不在乎的,因为她似乎尝到了视频聊天所带来的好处:“以前至少半年才能见到你一次,现在方便多了,想你了直接拿出手机跟你视频就可以了……”母亲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挂满了笑容,眼角的鱼尾纹连同额头上的褶子,仿佛因为愉悦的心态,也显得“年轻”许多。

我喜欢看到母亲笑的样子,两边白发不再那般醒目,使得我能在内疚中稍许心安。

可我真的能够做到心安吗?母亲那越来越密的白发,我何曾认认真真数过。倒是她,一通电话便能读懂我的心思,一段视频便能清楚我的身体状况,“你又瘦了,记得要多吃点。”

母亲对孩子的爱是毫无保留的。我无意间说过的话,她常常能牢记许久。

我饮食无辣不欢。大三那年换了校区,一次电话中我说吃不惯新校区清淡的早餐,母亲便精心炒了一盒辣椒酱寄到学校。后来,我把同学们对辣椒酱的高度评价转告给她时,电话里,她的言语非常激动,“我再给你们炒一盒。”一个星期后,我又收到了她寄过来的两盒辣椒酱。以后每次放假归来,辣椒酱成了我必带的“特产”。

母亲的爱是宽广的。我说过的事她总是记得,而她说的事,我却总是大大咧咧,时常忘得一干二净。几周前的一个周六,点开朋友圈,妹妹更新了一则消息:“今天带母亲看病,排成长龙的人群中,有个身影像极了哥哥,要是他在,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这段话深深刺入眼眸,我才猛然想起母亲那几天说她要去看病的事,我竟忘得一干二净,顿时心生愧疚,泪眼婆娑。

视频那头,母亲一个劲儿嘱咐我要多吃东西、多休息,我赶紧将手机摄像头转向别处,擦了擦泪花。

“等你回来,我们一起照全家福,再不照,我跟你爸都老啰!”母亲说这话时轻描淡写,却如同在我心头扎了重重一针。

母亲年轻过吗?好像有吧!扪心自问,我不是一个好儿子,我常常能记得庭院边那一树桃花的盛开,却唯独不记得母亲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衰老的。

母亲不喜欢照相,以至于我想寻觅她青春时的气息,翻开珍藏的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她不曾有一张。“是!是!是!”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连声应允。

看着视频里母亲的华发,我说:“妈,我们母子先照一张合影吧。”听到这句话,她乐得像小孩似的。母亲在显示屏里,我紧靠着她。手机咔嚓一下,留下母亲与我一张特殊的合影。

(作者地址:十堰市房县神农路56号)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