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19年04月02  星期 > a14版-清明征文 > 正文
 [字号   ]   
希望我的思念能越过朦胧山野,向朱老师诉说无限的哀思。
清明忆恩师

□吴春强

记得离1980年高考还有半年的时间,教我语文的老师姓朱,个子不高但却很健康,用现在的话说,他注重锻炼保持身材,人40多岁似30岁,“帅呆了”。我曾问他健康的秘密,他只说了句“跑步”!

实际上,读初二的时候,朱老师就已经带我了,他教我们语文兼任班主任。他教语文擅于朗读,许多看似枯燥无味的文章经他声情并茂地朗读,仿佛蓝天、白云就在眼前,一切窗外不和谐的东西都被冲刷得全无影踪。

那时教材不全,语文课教学是很困难的,朱老师就请他在武汉华师的同学帮忙寄来一些辅助教材,作为对我们班语文课的辅助。因为快高考了,作文要占40分,朱老师就把作文抓得很紧,天天布置作文让我们回家做。高考前3个月,县城举办一场空前的物资交流会,类似于现在的展览展销会。各个公社的人流蜂拥而至,把县城围个水泄不通。我也被这个场面感染,写出了“物资交流会一幕”,从人们的心情和热闹场面写出了那种渴望改变贫穷生活的美好愿望。朱老师看了以后,对我的“大作”评价极高,将我的作文作为班里的宣传板报,由全班同学进行评析,可谓“风光一时”。

这篇作文后来经过朱老师的修改,发表在当时的《郧阳报》上。这是我从事写作的处女作,那一年我不满15岁。

不久即开始分科教学,由于我在作文上的能力,地理、历史成绩也一直表现不俗,朱老师毫不犹豫地让我报考文科。也许鬼使神差,我坚持报考了人数众多的理工科。

转眼紧张的高考来临,在朱老师的眸子里,我看到的是平静和期待。先考的语文,感觉相当不错,政治也很快做完了考卷。接下来的数学、物理、

化学考试,我感

觉除了化学还有点戏可唱之外,其他不考零分就“阿弥陀佛”了。

高考成绩终于在同学们的雀跃声中如期而至,录取的名单贴在县百货大楼最抢眼的地方。我在母亲的连连催促下,去看了。正如我想的一样,那里没有我的名字,只有我熟悉的名字。

下午,朱老师来到我家里,告诉我:“真可惜,你离大专录取分数线只差3分,但可以报考中专。”

我当着父母的面,向朱老师表示,我要上班,不想上中专。

……

后来得知,在那一年高考后,朱老师回了武汉母校,终于和师娘调到一起,开始了崭新的生活。1998年的一天,我意外得知朱老师在武汉病逝,内心十分悲痛。在我眼里,朱老师辛勤耕耘,不求索报,他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如今已快退休的我,在清明这个思念亲人的日子里,再次想起了朱老师,希望我的思念能越过朦胧山野,向朱老师诉说无限的哀思。

(作者地址: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车身厂)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