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19年02月03日 星期 > 10版-过年的味道 > 正文
 [字号   ]   
小年夜尝过独自落泪的滋味后,“北漂”女孩辗转千里回家过年
父母在才是家,再远也值得
23岁的裴静已在北京工作了9个月。

  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家乡,裴静总有一种漂泊的感觉。

  今年是十堰女孩裴静“北漂”后的首个春节。思忖再三,23岁的她决定还是回家过年,“因为父母在才是家,再远也值得”。

  昨天,裴静辗转1000多公里,奔波25个小时后如愿回家。她进家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父母一个大大的拥抱。

  ■文、图/记者 周仑

  回家过年,暂别不属于自己的城市

  1月29日晚,北京朝阳区一间狭小的出租屋里,裴静正在收拾回家的行李。面前的一堆北京小吃,是她准备带给家人的礼物。

  嫌机票太贵,刚开始“北漂”生活的裴静最终选择了坐火车回十堰。掰着手指一算,裴静已在北京打拼9个月了。

  裴静在北京东城区的一家设计公司上班,工资不高,是标准的“月光族”。今年裴静决定回家过年,“工作这么久,其实没攒到钱,这不为了回十堰过年,又花了几百元钱。”裴静说,自己在朝阳区住,虽然紧挨着东城区,但是每天还需要挤地铁。“可能我是外地人,所以觉得在北京过年没有年味,我想家了。”在裴静的内心深处,繁华的北京并不是属于她的城市。

  1996年出生的裴静,是个开朗活泼的女孩,但当记者问及回家过年的心情时,她竟在电话那头几次哽咽。“这次回十堰,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和家人来一个拥抱。”裴静告诉记者,在北京想家的时候,她会躲在被窝里哭,然后擦干眼泪给妈妈打电话。跟所有漂泊异乡的人一样,裴静也是报喜不报忧。

  到北京之前,裴静在武汉度过了4年大学生活。那时候,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裴静告诉记者,离开家乡太久了,有时候觉得心里很空,没有归属感。现在,每年待在十堰的时间加起来不足10天。“这几年十堰大变样,上次抽空回来,发现十堰多了很多人行天桥和地下通道。”她说,每次回来的时间太短,就想多陪陪爸妈,很少出门逛街。

  如今在北京,下班的时候,她基本不会跟别人说“我回家了”这样的语句,而是习惯性地刻意回避“家”的字眼。“因为那不是我的家,只不过是我暂时安顿的地方。看到朋友圈里许多同学晒自己的新房,我很羡慕。”

  艰难返程,25小时内转乘3趟车

  此次回家,由于经验不足,裴静没抢到从北京到十堰的直达火车票。归家心切的裴静最终选择了一趟艰难的返程之旅:乘K157车次从北京到信阳,坐13个小时的硬座;转乘T289车次从信阳到武汉,坐两个半小时的硬座;从武汉乘大巴到十堰,用时6个多小时。

  2月1日18点12分,K157次列车准时从北京西站出发。“要回家啦!”裴静坐在靠窗的硬座上,第一感觉是高兴,然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后面的旅程并不顺利。

  很快,裴静便感觉饿了。听到列车服务员推着餐车售卖盒饭的声音,裴静很想买一份最爱的小炒肉盖浇饭,但一问价格,她决定放弃了。“平时15元的盒饭都嫌贵,这里的盒饭居然卖30元。”

  晚上8点,列车服务员售货的声音再次响起,裴静没有犹豫,买了一碗泡面吃起来。不到10分钟,裴静吃完了面,正准备扔垃圾,这时列车震动了一下,旁边的乘客由于没拿稳碗,泡面汤泼了裴静一身。“小姑娘你不能怪我,谁让你坐我边上的,我给你擦擦。”边上的乘客连一声对不起都没说。

  裴静很生气也很无奈,独自一人出门碰到没素质的乘客只能忍。她委屈得眼圈都红了,却不敢多说,只能默默地用纸巾擦了擦衣服。

  深夜,列车厢里响起了打鼾声,可裴静没有睡着,她看着手机中的爸妈照片。“看着他们的照片,想着自己和他们的距离一点点缩短了,我心里就高兴起来,车上受的委屈也不算什么了。”裴静说。

  列车到信阳站,已是2月2日早上7点。一个小时后,前往武汉的火车就要出发。取完票后,裴静就在候车厅等待检票。“马上就要进入湖北地界了,我很激动也很高兴,马上就能到家了。”前一天晚上泼的泡面汤,在裴静的衣服上留下明显的黄渍,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T289次列车就要出发了,请乘客拿好随身物品准备登车。”信阳火车站里,响起了归乡的希望。

  “出发了,武汉,我来了。十堰,我离你更近了!”电话里,裴静哽咽着声音说。

  经过25个小时的路程,裴静平安到家。开门的一瞬间,裴静什么话都没说,上前给了父母一个大大的拥抱。

  “父母在才是家,再远也值得”

  裴静说,家就是父母在的地方。想起父母的牵挂,回家的路即使再远,也不是问题。当裴静独在异乡的时候,她经常想父母,想家里的温暖生活。

  采访中,裴静不止一次落泪。她说,今年小年夜,是她第一次独自在外度过的。下班后,她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吃米饭,就着妈妈亲手腌的酸菜,不知不觉流下了眼泪。屋外,霓虹灯闪耀;屋内,一片安静。

  那天,她的印象特别深。“下班前,一位同事和我说,过小年,家人买了火烧等着他回去吃,当时我没感觉。可是回到家,看着空空的屋子,我心里很难受,突然很羡慕同事可以一家团圆。我就着酸菜吃米饭,越吃越觉得酸菜很酸,简直酸进心窝里了,一下子就哭了。”裴静回忆说。

  裴静告诉记者,2018年12月,妈妈托人从十堰给她带了两坛酸菜。沉甸甸的酸菜坛子送到了公司,裴静觉得十分难堪,“认为很丢人,毕竟是在北京,而且其中一个坛子沾了不少灰,显得很脏。”

  当时她想,自己在北京工作,送两坛酸菜还没有给两百元钱来得实在。但是在小年那一天,酸菜变成了沉沉的母爱。“我理解了父母,他们亲手腌制的酸菜才能代表他们浓浓的爱。在地道而又酸香的口感中,我感觉到了他们对我的牵挂和关爱。”

  裴静有个双胞胎妹妹,目前在深圳工作。一家四口分居三地,平时聚少离多。“一年到头,我难得回一次家,尽量多陪陪他们吧。”裴静说。

  过完年后,裴静又要回到北京开始“北漂”,依旧挤地铁、加班。只有裴静心里清楚,自己在大城市奋斗的意义是什么。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