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18年07月11日 星期 > 11版-法治十堰 > 正文
 [字号   ]   
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DNA实验室主任罗银洲
微观世界里寻找人间大爱
夜深人静,罗银洲仍在实验室提取DNA。

  七月的盛夏,夜已经深了,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DNA实验室里还亮着灯。实验室主任罗银洲正分析着最新出来的DNA比对结果,发现刚刚采血入库的一对寻亲父母与一位被拐人有15个基因位点一致,疑似亲人,但还需要被拐人重新采血做进一步比对。他靠在椅子上,思考着如何寻找这个被拐人,以尽快让失散的亲人团聚。

  自2009年我市DNA数据库实现全国联网后,罗银洲已经在DNA的微观世界里,帮助8位寻亲者找到亲人。

  ■文、图/记者 谭祥军 特约记者 王博

  用真情说服寻亲者协助采血

  1997年农历正月初二,房县军店镇上茅坪村妇女张桂云带着5岁的独子任渊,在十堰市果品批发公司门口购买拜年的礼品时被人贩子拐走。

  后来,失去独子的张桂云和丈夫任冬生,在极度抑郁之下有了第二个孩子——一个重症脑积水的女儿。

  由于当时刑事技术条件有限,案件一直没有取得突破。近几年,随着刑事技术的发展,DNA比对成为此类案件的突破口。2016年底,罗银洲在巡查被拐卖儿童信息系统网站时,发现任冬生、张桂云夫妇的血样基因,与河南籍男子杜明明的亲缘关系吻合程度很高,但是杜明明的血样入库时间较早,系统中仅有15个位点,且还有一个位点存在变异,达不到公安部亲子鉴定认定标准,成为疑难案件。

  罗银洲通过关系,连夜在全国人员信息库中查找杜明明的信息和联络方式,但均无功而返。他毫不气馁,又通过大数据等方式,终于在襄阳一家餐馆内联络上了杜明明。杜明明自述,他从小被人拐来卖去,在河南经人贩子和养母多次倒手转卖,受尽多个养母的欺凌和虐待,已不再相信周围任何人。因此,杜明明在电话中不相信罗银洲是警察,也不愿意到十堰重新采血。为此,罗银洲经过6个多小时真情劝说,并允诺杜明明,穿着警服、开着警车、闪着警灯到车站去接他,杜明明这才答应到十堰采血复核。

  面对眼前这位饱受磨难的小伙子,罗银洲的第一印象就是,他的浓眉、颧骨与任冬生一模一样。当晚,罗银洲连夜进行DNA复核比对,确认了杜明明就是1997年正月初二被拐的任渊。

  2017年3月9日上午,房县军店镇任冬生家,锣鼓喧天,“欢迎任渊回家”等横幅沿街高挂。此时的张桂云,抱着失散20年的任渊,任凭幸福的泪水肆意流淌(本报2017年3月10日曾报道)。

  开棺提取DNA为受害人寻亲

  2017年4月16日晚7点,央视《新闻联播》预告:竹山县苦命女孩吴家雨继承爷爷、奶奶和父母的遗愿,为寻找被拐27年的弟弟吴家燚,独自承载三代人的愿望和梦想,不惜开棺提取双亲遗骸的DNA信息,也要找到她世间唯一的亲人。

  当晚8点,央视综合频道收视率最高的《等着我》如期开播。当著名主持人倪萍在第一个寻亲节目中叙述吴家雨苦苦寻找被拐27年的弟弟的故事时,全国亿万观众被这个故事深深打动。

  1990年7月23日,竹山县柳林乡六家坪村二组男子吴思源带着女儿吴家雨和2岁的儿子吴家燚在武昌火车站附近等车时,吴家燚被人贩子拐走。

  吴思源、王正荣夫妇在全国各地苦苦寻找吴家燚两年未果后陷入绝望。1992年7月23日,也就是吴家燚被拐的两周年纪念日当天,吴思源用随身携带的自制炸药包与王正荣同归于尽,并将其岳母也当场炸死,留下不到5岁的女儿吴家雨,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拐卖儿童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等同于谋杀!”常年寻亲,罗银洲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吴家雨长大成人后嫁到随州。为了找到弟弟,实现父母遗愿,2015年11月16日,吴家雨在罗银洲的提醒下,决定开棺提取已故父母的遗骸,采集双亲的DNA信息。

  2016年底,细心的罗银洲发现吴思源、王正荣夫妇的DNA分型竟然与重庆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入库的福建漳州男孩林艺辉的DNA分型部分位点具有亲缘关系。这一重要线索立即引起罗银洲的关注。由于重庆、湖北两家鉴定中心采用的试剂盒不同,检测的基因位点不同,无法满足公安部规定的亲子鉴定认定标准。罗银洲凭借多年DNA技术经验,根据DNA数据库比中的部分基因位点分析判断,林艺辉很有可能就是吴家燚。

  获得线索后,罗银洲立即联系到重庆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一方面请求对方比照湖北使用的试剂盒和方法复核林艺辉的血样,同时还从重庆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调取到了林艺辉的血样,在十堰又重新复核了林艺辉的血样;另一方面,罗银洲请求湖北省公安厅司法鉴定中心重新复核吴家雨父母的骨骼DNA。

  2017年初,罗银洲经复核并获取到重庆、湖北两家鉴定中心DNA图谱,经过亲缘关系认真比对后确认:福建漳州男子林艺辉就是1990年7月23日在武昌火车站被人拐卖的吴家燚。

  节目播出后,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时任全国打拐办主任)陈士渠高度评价了罗银洲和我市警方扎实细致的工作:“开棺提取已故父母的DNA信息,在此次打拐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十堰警方的工作具有大胆地开创性,这在全国打拐工作中还是第一例。罗银洲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的为民爱民精神值得全国民警学习。”(本报2017年4月18日曾报道)

  大海捞针找到被拐22年男子

  1996年,户籍在河南淅川的李明朝、陈珍夫妇在城区武当路宝石水泥厂上班。当年12月15日,李明朝把3岁的儿子鹏鹏带到厂里玩。工友杨某说带鹏鹏出去玩一会儿,他没多想就答应了。此后,他们就没再看到鹏鹏和杨某的身影。后经警方侦查,确实是杨某把鹏鹏拐卖了。由于杨某外逃,案子一时间没有突破性进展,李明朝、陈珍夫妇踏上漫漫寻子路。

  为了找儿子,李明朝夫妇去过河南新乡、河北邯郸、山西运城等地,积蓄花完了,孩子却没找到。鹏鹏还有个弟弟,比他小3岁,可惜在2014年11月因骑摩托车出事故身亡,这让他们更加寻子心切。

  由于当时的刑事技术限制,李明朝夫妇报警后,案件一直没有取得太大进展。2010年,潜逃近14年的人贩子杨某在四川落网。据杨某交代,他和同案犯杨某某将鹏鹏拐走后,带到了河北邯郸,以6600元的价钱卖给当地一个姓孔的人,此后对孩子的下落一无所知。2010年10月28日,茅箭区人民法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杨某有期徒刑8年。

  鹏鹏被拐走时只有4岁,现在会变成什么样?茅箭刑警找到山东省公安厅刑侦局物证鉴定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国际刑事科学法庭画像专家林宇辉,用仅存的两张鹏鹏3岁时的照片,模拟画出现在鹏鹏的画像,再拿着这些画像进行比对寻找,悬赏金由3万元提高到5万元。

  在茅箭刑警积极寻找鹏鹏的同时,罗银洲也没闲着。他先是将李明朝夫妇的DNA放到全国被拐卖和失散儿童库里进行比对,但没有结果。随后他又将李明朝夫妇的DNA放到普通DNA库进行比对,结果发现河北省武安市26岁的青年小刘与李明朝、陈珍夫妇的DNA位点高度相似。但由于李明朝夫妇DNA信息采集得较早,很多数据不完备,罗银洲3次找到李明朝夫妇,提取他们的DNA信息。

  今年4月,再次录入DNA后,罗银洲经过详细比对,确定26岁的河北武安青年小刘与李明朝、陈珍夫妇是生物学遗传关系。也就是说,小刘就是22年前被拐卖的鹏鹏。

  今年5月3日,李明朝夫妇终于在茅箭公安分局见到了被拐22年的鹏鹏(本报2018年5月4日曾报道)。

  现如今,我市DNA数据库还有400余个寻亲样本,罗银洲正想方设法寻找位点高度相似的DNA信息。他希望通过媒体的力量,让更多的寻亲者明白,对于他们而言,DNA录入工作已经刻不容缓,不论是被拐卖者,还是寻亲者,都要及时到公安机关录入DNA信息,因为随着寻亲者的逐渐老去,一旦双亲的任何一方去世火化,将无法取得双亲的DNA,也就无法迎来亲人团聚的那一天。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