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17年12月07日 星期 > 20版-人物 > 正文
 [字号   ]   
木匠出身,作品走进人民大会堂
房县巧匠谭荣志的雕塑人生
谭荣志(左三)带队修建《贺龙在房县》。
鄂西北首座大型城市雕塑《贺龙在房县》。
谭荣志正在修改别人送来的一座雕坏了的观音像。

  说起谭荣志的名字,在房县手工艺圈子里可谓无人不知。72岁的谭荣志木匠出身,精通木雕、雕塑。他雕出13米贺龙像,成为房县地标。

  谭荣志有很多称呼:做木雕和卖木料的叫他谭师傅;花木盆景公司的老同事们叫他谭经理;而相熟的几个朋友,喊他“谭老好儿”。他喜欢“谭老好儿”这个称呼。

  ■文/记者 方元 通讯员 龚成龙 高书文图/通讯员 余策星

  筷子头上雕八仙 送往人民大会堂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谭荣志就在房县的木雕史上书写了传奇。

  那是在1984年,谭荣志的得意之作——“筷子头上雕八仙”问世。创作期间,他专门请铁匠师傅订制了一套迷你工具。在筷子头方寸之地,手指与工具辗转腾挪,吕洞宾、蓝采和、何仙姑显出形来,栩栩如生。这批筷子被评为“湖北省优质产品”,并送往人民大会堂。后来,谭老好儿带领徒弟们用铜板制模,开始在筷子上烙画。再后来,这批有“八仙”图案的筷子成了绝版。

  此事一出,让业内许多人士开始真正细心打量这个其貌不扬的后生。

  实际上,谭荣志成为谭木匠,是在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改造的时候。一点芥子园画谱的功底,加上公社木匠的指点,没过几年,谭木匠的名声就在下放的窑淮公社观音堂大队(现属窑淮镇管辖)传开了。

  老乡们都说,谭木匠打的家具跟别人不一样,好看得很!人家不再称呼他谭木匠,而叫他谭老好儿。他开始坐上席,有酒糟子喝,有鸡蛋吃,也不用干农活。也是从那时起,谭老好儿开始觉得,木匠是可以干一辈子的事儿。

  而让谭荣志自己都没想到的是,他一个木匠居然招工了。1979年,房县工艺美术公司成立,他成了公司首批员工。 1980年至1983年,谭木匠的作品连续三年在全省工艺美术展销和二轻局质量评比会上,获创新设计奖。

  1983年,他创作的“真武祖师”、“东方朔”、“刘海戏蟾”等木雕作品,在香港展销会上被外国人收藏。后来展销方来了批量订单,但因为手工作业显然无法满足需求而作罢。

  1986年,谭老好儿作为技术人才,被引进到新成立的房县花木盆景公司。1987年,他接任总经理。同年,他带领员工创作的花木盆景、根雕工艺入选湖北省“七五”星火发展计划。1992年,湖北省人民政府授予谭老好儿“‘七五’星火计划先进个人”。

  土专家雕出贺龙像 成为房县地标

  在谭荣志的传奇故事中,还有一件不得不提。为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周年,房县于1987年开始筹建大型城市雕塑《贺龙在房县》。

  13米的大型雕塑,让房县的土专家自己干,主设计师省美院的张季友教授将信将疑。但谭老好儿和张宗权等一班人,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上马了。制模、防冻、转运、搭架、填充、上色,完成这项任务,整整花了两年。

  这是鄂西北第一座大型城市雕塑,连基座高16米、宽13米,立于房县十字街中心整整10年(后移至烈士陵园)。雕像中,贺龙横刀立马,旌旗飘扬,基座十八勇士视死如归。从那时起,“贺龙像”成为房县地标,也是房县人的集体记忆。

  这位土专家创作的雕塑得到了省专家的好评和省领导的重视。

  退休后痴迷雕塑 不断创作精品

  如今的谭荣志早已退休,告别昔日的辉煌,步入晚年的他,生活安逸,却对雕塑更加痴迷。

  不久前的一个清晨,记者在房县见到了这位传奇的老人。冬日的暖阳照在谭荣志的脸上,他捋着稀疏的头发,自己简单热些饭菜,打开随身携带的迷你收音机,在曲艺声中,开始细细端详院子里还没完工的木工活。

  院子不大,靠西边院墙的那一丛翠竹下,码着一堆木料,都是一些粗壮的黄杨和崖柏。这是他费了好大功夫才从林区搞到的稀有货。

  院子东边,摆着十多盆老根盆景,价值不菲,还有百余盆寄放在亲戚家。每搬运一次新挪动一个地方,这些盆景就要丢失十多盆。他总是摇头笑笑,听之任之。年纪越来越大,木雕和盆景,在他眼中,不再仅仅是商品,到底值多少钱,他也不那么在意。谭老好儿回屋抓了两把米,撒在院墙头,等那些常来的雀儿来吃。然后,他披上工作服,戴上帽子,拿起工具刀,坐在门口工作起来。

  收音机里放的是《苏三起解》唱段,他正雕的是一件黄杨木雕《西施浣纱》。两个月前,这还是一截很普通的木头,现在已有造型,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今年过完,这件作品估计能完工。

  都说谭老好儿的手能化腐朽为神奇。一截木料,从设计造型,创意画稿,然后勾线,经过凿、劈、锉、磨等多种工艺……少则十几天,多则几个月,在谭老好儿的手下,完工的那一刻,都会赋予作品以灵魂,让普通的木料幻化成灵动的西施、貂蝉、观音等雕像。

  曾有人给他送来一座雕坏的观音,有一米多高。原先的师傅雕不下去了,就送给谭老好儿。谭老好儿客客气气地送走来客,挪进这个大家伙,沉思片刻,动作利落地锯下这座观音变形的脸和臂膀,重新勾线,开脸,造型……这座观音雕像就像揭开一张面具一样,变得栩栩如生。

  此前,谭老好儿耗时半年,在中秋节时完成了一件黄杨木雕《嫦娥奔月》。在武当山非遗展览会上,有人出价2万元,而他的回答是:“不卖!”

  年过七旬老人仍在追梦

  在工艺美术公司期间,谭老好儿带过8个学徒,他们有的依旧在画画,有的做根雕的,还有的成了“大师”。与徒弟们相比,谭老好儿寂寂无闻,但他从不置评。一个朋友说:“风格就像背影,别人看得见,自己看不见。做手艺的,不求身前事,也许就留下了身后名。”

  谭老好儿的木雕从七十岁有了一个全新的开始,就连“谭老好儿”这个即将印刻在他木雕上的字号,也是七十岁后才定下来的。谭老好儿戏言:他现在是新的记不住,旧的忘不了。他怀念年轻时的美好时光,也想念他的那些老朋友,如朱永年、宋宏德等。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在工艺美术公司期间工作很繁忙,但大家都很认真。固定的任务,固定的工资,每个人任劳任怨。宋宏德每天一幅画;朱永年每天一幅字;宋宏德的画会让朱永年来题跋;然后这些画就落在了谭老好儿的屏风上;最后,一件件工艺美术品都会署上“房县工艺美术公司”。直至现在,朱永年的条幅、宋宏德的梅花和牡丹,还零星挂在唐城广场的古玩店里。

  那是工艺美术公司和花木盆景公司最火红的年代。过年时,朱永年一幅中堂可以卖 100元,而他们的工资是每月 70元。

  直到1998年,眼睛几近失明的宋宏德去世。接着,朱永年也走了。谭老好儿说:“我比他们的命好,我不愁吃,也不愁穿,关键是我还有时间,可以再雕一些东西。”

  房县科技馆一带,在原来工艺美术公司附近,卖木雕、盆景、奇石的各种店铺琳琅满目。店主们大多是从外地进货,又贩卖给来往的顾客。谭老好儿也偶尔去看一看,他悄悄对几个朋友嘀咕:“我雕的不比他们差。”

  当然也有喜欢本地作品的,房县的老作家霍中南就经常说:“老谭,你闲的时候为我雕一尊观音,要你最好的手艺,我不讲价。”

  院子里那一堆木料,是他给自己70岁到80岁这10年间布置的任务。和朋友们小聚,他总是念叨,那《嫦娥奔月》只是“四美”图之一,不久的将来,他要完成“四美”图,那将是他这辈子的又一个经典之作。

上一版  下一版 【打印】【关闭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